仙逸殿 > 玄幻奇幻 > 请君问取月倾城 > 第六十二章 花魁之屋
????燕小小的第一个计划,便是让清欢作为间谍,打入敌人内部。

????简而言之,就是让她去成为梅芷寒的入幕之宾。

????纵然清欢半推半就的来到幽兰院,还是有些不太情愿,结果被燕小小一把从屋顶给推了下去,也不知道看起来娇媚无骨的女子,哪来这么大力气。

????清欢揉了揉自己的屁股,起身打量着四周,据燕小小说,这里便是梅芷寒的屋子。

????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幅挂画,画上是个女子,只有背影,整个人笼罩在霞光之中。挂画下的案上放着一枚玉色烟鼎,里面空无一物,烟鼎左右两旁,各置着十个玲珑大佛手,皆做菩提手状,清欢不必触碰,也能感受到这二十个玲珑大佛手上附有灵力,她很聪明的没有靠近这处案台。

????换个方位,可以看到一面半人高的铜镜,还有一堆五颜六色的胭脂水粉,怎么说清欢也是个小姑娘,对这些口脂面脂,花钿额黄的多看了几眼。

????玩了一会,想起了正事,燕小小让她来梅芷寒的屋内,是要她找一件东西。

????据说梅芷寒每次离开温情居后,出进箜冥府时,都会拿出那件东西,应该是信物,只有把它拿到手,才能在其中使绊子,从而断了她和澹青森的联系,没有了背后的靠山,就不愁拿她没办法。

????可信物究竟长什么样,燕小小根本形容不清楚。

????清欢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,燕小小在纸上画了信物的模样,可是不管她是左看右看,横着看竖着看,都是一团乱七八糟,不知本体为何物。

????她把纸随意一折,放回原位,环顾屋内,思考:若是她有这样一个信物,会把它藏在哪里?

????柜子?没有,床底?没有,墙角?还是没有。

????清欢叹了口气,看来只有那里了。

????她手指的地方,正是上方悬挂着一副人像画的案台。

????清欢伸出两指,灵力顺着指尖倾泻而下,然后凝结成一颗小灵珠子,小灵珠轻轻的爬上案台,然后小心翼翼的碰了碰最近的一座玲珑大佛手,好像没有什么反应。

????小灵珠在几个玲珑大佛手间穿来穿去,来到了那座玉色烟鼎旁,清欢挑眉,示意小灵珠进去,没想到她幻化出来的小灵珠这次没有听从指示,驻足在玉色烟鼎前,还晃了晃,全身都写满拒绝。

????清欢瞪住小灵珠,“快去。”

????摇头。

????“去啊。”

????晃脑。

????一场推拉,最后败下阵来的还是清欢,她这个主人当的真是有够窝囊,又凝结灵力于指尖,再造出一个灵珠子,虽说这颗小灵珠没有那一颗圆润些,但胜在听话。

????“大宝,回来吧。”大宝是第一颗灵珠的名字,这颗灵珠是清欢最早灵力能够化形时出现的,灵力最强,也深得她的喜爱,只是脾气比较倔,经常同她反着来这点,让她十分头疼。

????这不,大宝根本就不听她的话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见到小二宝,也就是第二颗灵珠子靠近,还气鼓鼓的喷了两股烟出来。

????小二宝越过它,一歪一扭的爬到了玉色烟鼎上,犹豫了会,还是跳了下去。

????没想到玉色烟鼎里并无法力,也没有触发到什么,不过普通的一个器鼎罢了,小二宝在玉色烟鼎内开心的滑过来滑过去,玩的不亦乐乎。

????那得瑟的小模样似乎在嘲笑大宝是个胆小鬼,大宝又重重的喷出了一股烟,身体鼓得更圆润了。

????清欢拿它们没辙,为了证明她并无偏心,一向一碗水端平,只好让大宝去探一探那幅挂画,好让它一雪前耻。

????大宝这次不再拒绝,“嗖”的一下,埋头冲向那幅画,没想到,这副挂画可不像那玉色烟鼎那般普通,直接把大宝吞了进去,原本在玩的小二宝,为了救大宝,也跟着飞了进去。

????清欢眉头一皱,试图与小灵珠建立联系,沉声道:“回来,回来!”

????可她尝试了几次,还是半点没有小灵珠的感应,急的她额头都沁出了汗珠,看来这幅画里另有玄机,吞噬了小灵珠,她无法放任不管,再三纠结下,还是决定使出召唤咒,尽管她若是用了法术,就会马上被人察觉到,但现下已顾不得那么许多了。

????指尖轻划指腹,立即有血珠沁出,小灵珠是清欢化形出来的灵物,必须以血为引,再使出召唤咒,才能强行召唤。

????不出两息,就听到“卟卟”的两声,那幅挂画把大宝和小二宝吐了出来,可不知是惊扰到里面东西,还是什么别的,画里的霞光亮了起来,云雾中仿佛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眼睛,若隐若现。

????然后...

????清欢感觉到右手边的铜镜有异象,连忙扭身去看,一个影子在铜镜内闪现又消失,她半点没看清影子的模样,再回过头去,那幅挂画没有了光,更不见巨眼,已经恢复成了原先的样子。

????只有无精打采的小灵球可以证明刚才发生过的一切,清欢迅速收回大宝和小二宝。

????想立马离开此地,却还是晚了一步。

????“你是谁?竟敢私闯此地。”

????清欢被一条红色的玄绫围了两圈,缚住了手,声音如此妖娆妩媚,想必来者便是这屋子的主人,梅芷寒。

????玄绫越收越紧,清欢一跺脚,一咬牙,豁出去了。

????借助灵力挣开了玄绫的束缚,然后学着燕小小教的那样,猛的一转头,飘逸发丝下,是含情脉脉的双眸,清欢用法术掩盖了性别,非修为高强者,很难看破她其实是女儿身。

????半眯着眼,勾起嘴角,好比个风流浪子那样笑道:“早就听闻这温情居的花魁最是千娇百媚,婀娜动人,可是倾慕已久,如今光是听见姑娘的声音,就勾得我这颗心...”稍顿了顿,拿出扇子刷的展开,身体逼近梅芷寒,“这颗心,情不自禁,按捺不住,想要...”

????梅芷寒的样貌果真不错,当得上花魁二字,凤眼明眸,高挺的鼻子,完美的唇形,一袭大红色纱裙,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,红衣更衬得肌肤如雪,可谓是粉面含春微不露,丹唇未起笑先闻。